李云迪谈被八卦:有些无奈 但也能理解

2019-04-04 14:22字体:
  

李云迪谈被八卦:有些无奈 但也能理解

  晨报记者 殷茵

  2000年,一曲《肖邦第一协奏曲》让18岁的李云迪[微博]摘下虚悬15年的肖邦国际钢琴大赛金奖,在古典音乐圈一战成名。

  2012年,央视春晚[微博]上的一曲《金蛇狂舞》让30岁的李云迪登上了娱乐新闻的头条。

  明明可以专心做个高冷的钢琴家,却“误打误撞”在娱乐圈火了一把,会不会担心被“过度消费”?他的想法很简单:“对我来说,就是让音乐的归音乐,娱乐的归娱乐”。

  7月17日,李云迪将携手指挥大师迪图瓦及美国青年交响乐团巡演到沪,在东方艺术中心为观众带来谭盾[微博]新作《帕萨卡里亚:风与鸟的密语》以及贝多芬《降E大调第五钢琴协奏曲》、柏辽兹《幻想交响曲》。来沪之前,他接受了晨报记者的专访。

  关于古典

  时隔15年,李云迪回望年少成名,更多的是偶然之幸:“它不是计划中的,是上天恩赐,是时代把我推到了这里。”

  很长一段时间,他的名字常常被人与同样年少成名的钢琴家郎朗[微博]绑在一起。在大众眼中,他们同是中国人,都是1982年出生,还是唱片业巨头德意志唱片公司(DG)的“同门师兄弟”,被比较在所难免。他说,我不介意被比较,我只在意自身的提高。

  晨报记者(以下简称“记”):2011年时,你就和迪图瓦在上海有过合作,在你心中,他是一位怎么样的指挥?

  李云迪(以下简称“李”):和迪图瓦之前在上海夏季音乐节合作过李斯特的《降E大调第一钢琴协奏曲》,他的指挥干练明快,有活力又不乏细腻,我们合作得很愉快,也建立了一定的音乐默契。

  记:作为一个80后的钢琴家,和平均年龄不超过20岁的美国国家青年交响乐团合作,而指挥又是一位30后,如此年龄跨度大的组合,感觉如何?

  李:和乐团、指挥家的合作,就像一场在音乐上的交谈和对话,不同的组合之间,会有一些全新的交流和表达,我觉得会带来音乐层次上更丰富的体验。

  记:这一次在曲目选择上,有什么特别的考虑吗?

  李:这是我去年跟指挥哈丁和柏林交响乐团的录音曲目,之前和迪图瓦合作过其他的作品,但这套贝多芬的《第五钢琴协奏曲》是第一次合作,相信会是全新的音乐感受。

  记:一直以来,你的名字都和肖邦紧密相连,是不是对他有种偏爱?

  李:我挚爱肖邦,我喜欢他对钢琴音乐作品的投入。他跟贝多芬、李斯特等人不一样,他们还会创作一些交响乐作品,而肖邦是唯一一位专注于钢琴曲创作的作曲 家,他一生都在为钢琴创作,留下了200余部钢琴作品。肖邦的作品充满诗意,也有浓烈的爱国主义精神,我特别能感受到肖邦音乐的美和意境。当然,这些年我 也尝试去演奏一些其他风格的音乐,让我在音乐和精神上得到了很大的满足,同时也加深了我对肖邦的感情。

  记:如果把你放到荒岛上,只能带一首曲子去听,你会选择哪首?

  李:这个选择对钢琴家来说真的很困难,在古典音乐领域,钢琴音乐作品浩如烟海,正是因为了解的太多,选择的范围太大,所以真的很难选。相比之下,我更愿意选择一架钢琴,然后就能弹奏我喜欢的所有曲子。

  记:介意别人总是把你和某些钢琴家放在一起比较吗?

  李:我不介意被比较,我只在意自身的提高,如果我自己追求的东西我做到或者完成了,我会非常开心,否则,就算别人说我很好我也会非常沮丧。

  关于学琴

  音乐制造的氛围就如同一种致幻剂,让每个人在其中投入自己的主观想象。

  有从事钢琴教育的年轻老师称,在李云迪等80后一代钢琴家的音乐会上,很多观众是幻想产生另一个李云迪的琴童与父母,他们中的很多人寻求的是一种李云迪式的成功,而非真正的艺术。

  记:你觉得学习钢琴,或者说学习乐器,最重要的是什么?

  李:我觉得不管学习什么,最重要的是热情和专注。你喜欢它,才有持续不断的动力。

  记:在你学琴的过程中,或者成名至今,有过迷茫的时候,甚至想要放弃吗?

  李:没有,钢琴是我自己选择的,我的追求和梦想就是成为一名钢琴家,一路走来都在不断实现我的梦想,这种感觉很好。

  记:学琴路上,对你影响最大的人是谁?

  李:我的恩师但昭义老师,他是土生土长的中国音乐教育家。他不仅教会我钢琴技法,对我的音乐理念影响也很深。

  记:对于正逐步崭露头角的中国青年音乐家和音乐学子们,有什么建议吗?

联系我们CONTACT

全国服务热线:
13308772815
地 址:天津市烟台市十梅庵街656号
电 话:13308772815
传 真:936345
邮 箱:cs@szchunhing.com